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一个“西漂”七年剩女的愿望 除脱贫还要“脱光”_0

2018-08-11 13:03:52

[导读] 西漂一词从北漂脱胎而出。对于西漂一族来说,春节是暂别辛劳和回归亲情,也是为了来年蓄积力量。于是,我们的视角转向了这群为了西安的美丽而默默付出的人们。在这些个体背后,我们看到群体的奋斗、无奈、辛酸

姜楠:在西安漂了这七年,忙活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脱贫,一件是脱光脱离光棍。我是做保险的,跑业务,做企业险,辛苦,但是薪水还蛮高,一年只要签成一两笔单子就什么也不愁了。但是在外面跑惯了,手脚也大,一年到头也存不下几个钱。租房呀,打车呀,平时买衣服、化妆品、吃吃喝喝,旅游呀,应酬啊,反正就是不存钱。

:呵呵,你是月光族吧,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这样的。

姜楠:我不喜欢我的工作。一个女孩子做这个,跑来跑去,不长久的。等你老了,跑不动了怎么办?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安静的人。我的房间里有十几盆花花草草,只要我出差回来休息了,我就喜欢自己烧菜,觉得是一种享受。我做我们家乡菜很拿手。呵呵,这是贤妻良母的基本功啊。

我其实想做的工作要么是开个茶叶店,我喜欢喝茶,对紫砂壶也很有兴趣。要么就是在上开个比较特色的小店也挺好,反正都是不用出差的那种。

其实说脱贫有点矫情,但说脱光却实打实是我的心病。你想,做我这样的工作,整天不着家,有谁愿意要啊。男的谁不想要一个一回家能把饭给你做好的?而且我家也不在西安,很多男生都不太愿意找外地女孩。原因多了,我就不多费口舌了,反正这些年我情感上一直没有归宿,都成了朋友圈子里的著名剩女了。我们公司谁出去遇到单身的男生回来都要向我汇报,问我要不要去试一下。我就想不通,我哪也不差啊,温良贤淑一姑娘,咋就把我给剩下了?

最无奈,有时一天相亲两回,和跑场子一样。

:情感上的事要靠缘分,你是不是也应该积极主动一些呢?

姜楠:吓,积极主动?呵呵,我就差站在钟楼举个招亲的牌子了。好多人都说我排斥婚姻,其实不是这样的,套用一句络上的话就是我不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你想,我今年二十九了RoHS检测
,直奔三十。太可怕了。人家是妹将成姐,我是姐已成姨,大悲剧啊。刚来西安的时候计划着二十五结婚蟹黄包
,到二十五的时候就想着二十七八就应该可以嫁人了吧,到了现在,就只能争取做三十岁新娘了。

:家里人一定在催促你结婚,给了你很多压力的吧?

姜楠:压力当然有。我是独生子女。在我们老家,我这么大的女孩,别说嫁人,几乎孩子都抱上了。家里人能不急?前些年老打催,这些年反而绝口不提了我知道他们是怕我有压力,其实他们这样我更内疚,觉得对不起父母。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来西安,在我们老家的话,我现在肯定结婚了,说不定过得还挺好。

:你后悔来西安不?

姜楠:后悔?有时候也后悔吧。不开心的时候就特别后悔。不过,没有办法,这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所以这些年都成结婚狂了,相亲,相亲,不停的相亲,但凡能遇到一个对眼的就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最近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怪有意思的规律,就是我的相亲高发期是冬天,特别是元旦前到春节前这一段时间。前年冬天和去年冬天,平均见了相亲对象不下十二个。今年估计也差不多。去年挺疯狂的,有一天,下午见了一个,晚上又见了一个,和跑场子一样都是熟人介绍的,不去不好。当然,也想碰碰运气。

最渴望,想要踏实安稳的家庭生活。

:相亲这么多次,没有合适的。

姜楠:唉。说一句很多人都说过的话吧看上我的我没有看上他,我看上的人没有看上我。

: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是不是你的要求太高了?

姜楠:我不好回答这个问题。我不觉得我要求高。顺眼即可唉,当然,你也许会说没有什么要求其实是最高要求。反正我觉得女孩相亲多了不好,都是橡皮脸了,都麻木了,最后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我不知道我在相亲这条路上能走多远。

唉,不说这个了行不?我也挺纠结的。你问问别的吧。

:好的。那你能说说是什么让你坚持在西安一个人飘了这些年。

姜楠:说不清。当初选择来西安就挺浪漫的,就觉得西安是个可有历史可有文化的地方。来了以后吧,一接触现实的空气,新鲜劲一过去至尊电玩城
,也有过想离开的打算。但是还是稀里糊涂地过下去了,一算,哎呀,七年了。

现在慢慢已经适应这里的生活了,在西安有自己的圈子了。现在我不会离开西安了,因为我快三十了,我不是当年什么地方都敢闯的小姑娘了。

我想踏踏实实地生活,以后有个家遮风避雨,有个老实一点的老公,有个孩子,不,最好两个。相夫教子,呵呵,想着也挺美的。女人嘛,不就图这个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