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东莞鞋企亟待转型自主品牌发展

2018-11-06 22:11:28

东莞鞋企亟待转型自主品牌发展

众所周知,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广东省东莞市,是中小鞋服企业的摇篮。根据东莞市统计局发布的相关数据,目前东莞民营登记注册户46.77万户,其中99%是中小企业。中国皮革协会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年产鞋约130亿双,占世界总产量的六七成,其中出口近100亿双。而东莞是世界着名的鞋业代工基地,曾有“世界每10双鞋就有1双来自东莞”的说法。 刘道松表示,东莞鞋企中做自有品牌的非常少,几乎所有的鞋企都在做OEM(贴牌加工),靠外接订单生存。这是东莞鞋企目前面临困局的主要症结所在。东莞市外经贸局公布了一组数字,今年1- 6月份,东莞累计关停企业261家,同比少5家。2008年东莞市关停企业865家,2009年为657家,2010年为585家。虽然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企业的关停数量逐年下降,但近期作为该市重要产业的制鞋业发生数家大中型鞋企关闭或搬迁事件,令人格外关注。 面临多种生存考验 央视等多家媒体的报道引述业内人士说法,近期,东莞大中型制鞋企业如安加鞋业、联运鞋业、飞利达鞋业等公司已关闭或搬迁,惠丰鞋业、麦斯鞋业、永盛鞋业等多家鞋企正在大范围缩小生产规模。东莞制鞋业正在经历严峻的市场考验,多家鞋厂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已在东莞创业十几年的刘道松分析说,安加等有近2000名工人大型鞋企的倒闭,又引发了一些小型鞋企“联动”倒下。 在广州市中大长江配料城做辅料生意的温州老板张忠海,也相当关注东莞方面的状况。他认为,任何压力都有可能压垮OEM企业,目前东莞鞋企至少面临四大考验。首先,外贸订单减少。由于今年欧美经济磕磕绊绊,再加上受利比亚战火等因素影响,靠OEM为生的东莞鞋企,要么订单不足,要么不敢接订单。其次,受汇率影响,导致出口利润下降。第三,由于中小鞋企既没有什么抵押物,又没有获得银行的授信,往往只能通过民间高息借贷来融资,融资成本往往达到30%-40%,致使OEM的企业日子不好过。第四,劳动力成本、原材料价格飙升。刘道松说,东莞现在的鞋企普工月薪一般在元之间,而且包吃住,“但还是很难招到工人。” 温商企业经营尚好 每月1日,是东莞市三立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固定放假的日子。昨天中午,该公司董事长、永嘉人叶新进抽空跑去理了个头发。 他告诉,平时闲暇,就和一帮在东莞办厂的温州老板搓搓麻将,“但最近玩得少了,大家都在忙公司里的事情。”他说,在东莞鞋企的一片“倒闭潮”声音中,温商在东莞的企业,由于规模较大,而且一般都兼顾OEM和内销,因此“经营情况都不错。” 叶新进举例说,前几年从永嘉县桥头机关单位下海到东莞办鞋厂的老徐,以前是搓麻将的“积极分子”,可是由于最近忙着给奥康、卡帝乐鳄鱼和稻草人等品牌做OEM,“好长时间没搓麻将了。” 致电温商在东莞的百诚鞋业、康尼皮具、银鹰饰扣、威尔快皮具、宝兔服饰等企业,相关负责人都表示,目前公司经营状态良好。刘道松坦言,虽然公司今年OEM的订单有所减少,但他通过加大内销力度、扩大络销售等方式,确保企业年产值、利润不下降。 东莞鞋企的倒闭风潮,对温州知名品牌鞋企同样影响甚小。奥康采购管理中心规划采购部经理金国军等人告诉,东莞鞋企OEM的大多是国外订单,近年温州品牌鞋企到东莞采购真皮皮鞋的数量不多。 自主创牌才是王道 融资难、用工难、用电难、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劳动密集型企业面临的现状,在“世界工厂”东莞存在,在“中国鞋都”温州也同样存在。 不过对比两地的制鞋业,一个显着的区别在于:东莞鞋企绝大多数靠接OEM订单生存,命悬他人之手;而近六成温州鞋企以内销为主,有自己的销售络。 亚洲鞋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东莞鞋企1600多家,年产值630亿元。温州市鞋革协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温州2573家鞋企,产值780亿元,60%鞋业以内销为主;今年上半年,温州鞋出口19.9亿美元,同比增长30%,目前温州的重点鞋企依然稳健前行。 温州市鞋革协会执行会长、秘书长谢榕芳表示,虽然今年温州停产的鞋企有100多家,关闭的有100多家, “但这些多数是微小企业,被竞争自然淘汰。温州鞋业现状应该好于广东,起码创品牌上就优于广东,在中国鞋品牌上占有半壁江山, ‘中国十大真皮领先鞋王’中温州鞋占六席,中国驰名商标有75枚。此外,温州鞋企善于抱团作战,这也比东莞鞋企单打独斗强。” 事实也似乎证明,东莞等地鞋企面临的困境,在给温州同行敲响警钟的同时,还有意外的收获。据东艺鞋业公司副总经理周耀华昨天透露,去年该公司出口美国的鞋子约为900万双,今年接到的生产订单大约增加了10%,最主要的是,他确信新增的订单“是从东莞的鞋厂转移过来的。”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环氧地坪漆
手机麻将代理
聚氨酯面漆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